<xs_正文标题> - 娱乐城领取彩金
2016-12-11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左:梁颂恒 右:游蕙祯  宣扬“港独”应被依法惩治——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  日前,香港两名当选议员梁颂恒、游蕙祯就职宣誓时公然宣扬“港独”和夹带侮辱国家、民族言辞一事,严重伤害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和海外华人的感情,激起了社会公愤。本报就此专访了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  记者:日前,中央驻港联络办负责人受访时对个别当选议员的卑劣言行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并指出香港个别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展示有关标语,宣扬“港独”主张,已经严重违反国家宪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有关法律。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相关的法律规定及此类违法行为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  莫纪宏:梁、游二人的言行违宪违法是不争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不得有危害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行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条开宗明义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基本法第四十二条明文规定: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法律的义务。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上述规定,梁颂恒、游蕙祯作为中国籍的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挑战基本法及做出有辱国家形象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宪法所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义务,同时也违反了香港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居民应当承担的遵守基本法的义务。  在特区实行的其他法律或法律文书方面,两人涉嫌违反《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根据香港《宣誓及声明条例》第二十一条,议员拒绝或者忽略作出宣誓,则必须离任或被取消就任资格。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要求参选人申明自己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因此,梁颂恒、游蕙祯宣誓时打出“香港不是中国”标语的行为显然违背了《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法定声明的要求,完全是出尔反尔、数典忘祖,缺少最基本的道德诚信和政治品格,根本不配出任代表民意的立法会议员。  利用宣誓公开地发表反对宪法和法律的言论,甚至发表或做出侮辱国家的行为和举动,这种行为本身带有主观恶意。与不带有恶意所产生的宣誓瑕疵行为完全不同的是,这种恶劣行径不仅不能给予重新宣誓的机会,而且应当依法剥夺任职资格。  记者:目前,香港各界人士通过发表声明、示威抗议、网上联署等多种方式,要求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互联网上联署要求这两人道歉并辞职的人数已达110多万人。有观点认为,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有法可依;也有人认为面临法律障碍,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香港多名法律界人士一致认为,梁颂恒、游蕙祯二人的言行属于故意拒绝或忽略宣誓内容,依照法例,他们已即时丧失议员资格。有学者明确指出,不可再给二人再次宣誓的机会,否则就是纵容违法行为,严重损害国家形象和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权威。香港法律界也促请香港政府宣布取消梁、游的就任资格,并要求律政司追究二人涉虚假声明的责任。上述现象反映了香港各界正义人士的心声,也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梁颂恒、游蕙祯因为宣誓时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本身就没有把基于基本法规定的程序当选立法会议员当回事,完全是投机取巧、滥用民意,触犯了“民主制度不可能允许反民主的势力存在”的现代民主原则,尤其是背离了现代法治原则的基本要求。一个否定基本法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再用基本法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不能只要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不履行基本法规定的义务,更不能把基本法所规定的民主选举程序作为追逐个人目的、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工具,视基本法为儿戏,把体现对基本法忠诚之意的任职宣誓当成小孩子之间“过家家”,这种藐视基本法的违法行径绝对不能允许其存在,否则就构成了对基本法顺利实施的巨大威胁。  记者:事件发生后,香港特首梁振英提请司法复核,要求法院裁决,禁止梁、游两人重新宣誓。有人认为这是特区贯彻落实基本法和法治精神的一次重大体现,也有反对派议员指责此举是行政干预立法,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律政司提出司法复核及禁制令紧急申请,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政府的做法十分正确,绝非行政干预立法或践踏三权分立。特首并非以行政机关首长的身份提出申请,而是以特区首长的身份提出,其宪制地位超然于香港特区立法会和法院的权力之上。正是根据基本法,特首有权委任法官,亦有权解散立法会,并不能指其干预司法或立法。此外,香港特别行政区还受到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限制,对于涉及国家主权、国家形象、外交和国防等事项,中央可以依法直接行使管治权。  记者: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将于11月3日做出相关裁决。有人认为,两人丧失就任资格应当是必然的裁决结果。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梁、游二人违宪违法,公然鼓吹分裂国家,故意“拒绝和忽略”依法宣誓,两人依法丧失就任资格,这是符合法理和特区法律规定的。梁、游二人违反基本法的主观恶意明显,一旦成为立法会议员,由于其缺少基本的政治品格和道德诚信,加上极端主义立场顽固不化,势必会给基本法的实施造成更大的阻碍,因此,不能从法理上再赋予其宣誓的机会,立法会不能成为宣扬“港独”的平台。  记者: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某些人鼓吹“港独”言论的行为愈演愈烈。这种行为的危害性是什么?严重性如何?  莫纪宏:“港独”目前还没有完全成势,不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但是,香港确实出现了一些危及国家安全的具有高度危险的不法群体和人员。对于这些以搞乱香港和破坏基本法为目的的邪恶势力,中央和港府必须迅速果断地依法予以惩治。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法治秩序和香港同胞的福祉,对于任何鼓吹“港独”言论和从事违反基本法活动的违法势力都要从法律上予以有效的惩治,将各种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否则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就会落空,特区政府也无法依法有效开展治理,香港社会就会陷入混乱,香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就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记者:香港某些人常以所谓“言论自由”为散播“港独”言论的行径辩护,怎样看待这种言论的欺骗性?  莫纪宏:言论自由是现代民主法治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但言论自由也不是绝对的,任何国家都有法律上的界限和限制。言论自由不能危及国家主权、民主秩序,任何社会都不可能保护恐怖主义言论和反民主、反人权的言论,所以,旨在否定基本法、鼓吹香港独立的言论根本不可能得到言论自由的合法性保护。任何对“港独”言论抱有同情或不以为意态度的想法都是有害的,对于一切违背基本法的言行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和警醒,否则,任其肆意蔓延,必然会导致人们价值观的紊乱,使得香港社会陷入严重的社会对立状态。  记者:有声音认为,如果不能在香港特区内处理好梁、游两人议员资格的事,中央应“该出手时就出手”。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这是必需的,因为此番梁颂恒、游蕙祯公然挑战宪法和基本法,违背了议员“爱国爱港”的道德底线,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允许在中国领土上发生。如果在香港特区内不能处理好此事,中央应当果断出手,决不能养痈遗患,必须要将“港独”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左:梁颂恒 右:游蕙祯  宣扬“港独”应被依法惩治——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  日前,香港两名当选议员梁颂恒、游蕙祯就职宣誓时公然宣扬“港独”和夹带侮辱国家、民族言辞一事,严重伤害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和海外华人的感情,激起了社会公愤。本报就此专访了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  记者:日前,中央驻港联络办负责人受访时对个别当选议员的卑劣言行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并指出香港个别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展示有关标语,宣扬“港独”主张,已经严重违反国家宪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有关法律。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相关的法律规定及此类违法行为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  莫纪宏:梁、游二人的言行违宪违法是不争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不得有危害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行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条开宗明义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基本法第四十二条明文规定: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法律的义务。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上述规定,梁颂恒、游蕙祯作为中国籍的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挑战基本法及做出有辱国家形象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宪法所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义务,同时也违反了香港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居民应当承担的遵守基本法的义务。  在特区实行的其他法律或法律文书方面,两人涉嫌违反《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根据香港《宣誓及声明条例》第二十一条,议员拒绝或者忽略作出宣誓,则必须离任或被取消就任资格。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要求参选人申明自己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因此,梁颂恒、游蕙祯宣誓时打出“香港不是中国”标语的行为显然违背了《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法定声明的要求,完全是出尔反尔、数典忘祖,缺少最基本的道德诚信和政治品格,根本不配出任代表民意的立法会议员。  利用宣誓公开地发表反对宪法和法律的言论,甚至发表或做出侮辱国家的行为和举动,这种行为本身带有主观恶意。与不带有恶意所产生的宣誓瑕疵行为完全不同的是,这种恶劣行径不仅不能给予重新宣誓的机会,而且应当依法剥夺任职资格。  记者:目前,香港各界人士通过发表声明、示威抗议、网上联署等多种方式,要求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互联网上联署要求这两人道歉并辞职的人数已达110多万人。有观点认为,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有法可依;也有人认为面临法律障碍,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香港多名法律界人士一致认为,梁颂恒、游蕙祯二人的言行属于故意拒绝或忽略宣誓内容,依照法例,他们已即时丧失议员资格。有学者明确指出,不可再给二人再次宣誓的机会,否则就是纵容违法行为,严重损害国家形象和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权威。香港法律界也促请香港政府宣布取消梁、游的就任资格,并要求律政司追究二人涉虚假声明的责任。上述现象反映了香港各界正义人士的心声,也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梁颂恒、游蕙祯因为宣誓时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本身就没有把基于基本法规定的程序当选立法会议员当回事,完全是投机取巧、滥用民意,触犯了“民主制度不可能允许反民主的势力存在”的现代民主原则,尤其是背离了现代法治原则的基本要求。一个否定基本法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再用基本法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不能只要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不履行基本法规定的义务,更不能把基本法所规定的民主选举程序作为追逐个人目的、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工具,视基本法为儿戏,把体现对基本法忠诚之意的任职宣誓当成小孩子之间“过家家”,这种藐视基本法的违法行径绝对不能允许其存在,否则就构成了对基本法顺利实施的巨大威胁。  记者:事件发生后,香港特首梁振英提请司法复核,要求法院裁决,禁止梁、游两人重新宣誓。有人认为这是特区贯彻落实基本法和法治精神的一次重大体现,也有反对派议员指责此举是行政干预立法,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律政司提出司法复核及禁制令紧急申请,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政府的做法十分正确,绝非行政干预立法或践踏三权分立。特首并非以行政机关首长的身份提出申请,而是以特区首长的身份提出,其宪制地位超然于香港特区立法会和法院的权力之上。正是根据基本法,特首有权委任法官,亦有权解散立法会,并不能指其干预司法或立法。此外,香港特别行政区还受到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限制,对于涉及国家主权、国家形象、外交和国防等事项,中央可以依法直接行使管治权。  记者: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将于11月3日做出相关裁决。有人认为,两人丧失就任资格应当是必然的裁决结果。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梁、游二人违宪违法,公然鼓吹分裂国家,故意“拒绝和忽略”依法宣誓,两人依法丧失就任资格,这是符合法理和特区法律规定的。梁、游二人违反基本法的主观恶意明显,一旦成为立法会议员,由于其缺少基本的政治品格和道德诚信,加上极端主义立场顽固不化,势必会给基本法的实施造成更大的阻碍,因此,不能从法理上再赋予其宣誓的机会,立法会不能成为宣扬“港独”的平台。  记者: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某些人鼓吹“港独”言论的行为愈演愈烈。这种行为的危害性是什么?严重性如何?  莫纪宏:“港独”目前还没有完全成势,不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但是,香港确实出现了一些危及国家安全的具有高度危险的不法群体和人员。对于这些以搞乱香港和破坏基本法为目的的邪恶势力,中央和港府必须迅速果断地依法予以惩治。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法治秩序和香港同胞的福祉,对于任何鼓吹“港独”言论和从事违反基本法活动的违法势力都要从法律上予以有效的惩治,将各种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否则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就会落空,特区政府也无法依法有效开展治理,香港社会就会陷入混乱,香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就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记者:香港某些人常以所谓“言论自由”为散播“港独”言论的行径辩护,怎样看待这种言论的欺骗性?  莫纪宏:言论自由是现代民主法治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但言论自由也不是绝对的,任何国家都有法律上的界限和限制。言论自由不能危及国家主权、民主秩序,任何社会都不可能保护恐怖主义言论和反民主、反人权的言论,所以,旨在否定基本法、鼓吹香港独立的言论根本不可能得到言论自由的合法性保护。任何对“港独”言论抱有同情或不以为意态度的想法都是有害的,对于一切违背基本法的言行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和警醒,否则,任其肆意蔓延,必然会导致人们价值观的紊乱,使得香港社会陷入严重的社会对立状态。  记者:有声音认为,如果不能在香港特区内处理好梁、游两人议员资格的事,中央应“该出手时就出手”。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这是必需的,因为此番梁颂恒、游蕙祯公然挑战宪法和基本法,违背了议员“爱国爱港”的道德底线,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允许在中国领土上发生。如果在香港特区内不能处理好此事,中央应当果断出手,决不能养痈遗患,必须要将“港独”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人民日报对“港独”议员发声:中央该出手时就出手

左:梁颂恒 右:游蕙祯  宣扬“港独”应被依法惩治——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  日前,香港两名当选议员梁颂恒、游蕙祯就职宣誓时公然宣扬“港独”和夹带侮辱国家、民族言辞一事,严重伤害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和海外华人的感情,激起了社会公愤。本报就此专访了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  记者:日前,中央驻港联络办负责人受访时对个别当选议员的卑劣言行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并指出香港个别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展示有关标语,宣扬“港独”主张,已经严重违反国家宪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有关法律。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相关的法律规定及此类违法行为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  莫纪宏:梁、游二人的言行违宪违法是不争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不得有危害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行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条开宗明义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基本法第四十二条明文规定: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法律的义务。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上述规定,梁颂恒、游蕙祯作为中国籍的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挑战基本法及做出有辱国家形象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宪法所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义务,同时也违反了香港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居民应当承担的遵守基本法的义务。  在特区实行的其他法律或法律文书方面,两人涉嫌违反《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根据香港《宣誓及声明条例》第二十一条,议员拒绝或者忽略作出宣誓,则必须离任或被取消就任资格。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要求参选人申明自己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因此,梁颂恒、游蕙祯宣誓时打出“香港不是中国”标语的行为显然违背了《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法定声明的要求,完全是出尔反尔、数典忘祖,缺少最基本的道德诚信和政治品格,根本不配出任代表民意的立法会议员。  利用宣誓公开地发表反对宪法和法律的言论,甚至发表或做出侮辱国家的行为和举动,这种行为本身带有主观恶意。与不带有恶意所产生的宣誓瑕疵行为完全不同的是,这种恶劣行径不仅不能给予重新宣誓的机会,而且应当依法剥夺任职资格。  记者:目前,香港各界人士通过发表声明、示威抗议、网上联署等多种方式,要求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互联网上联署要求这两人道歉并辞职的人数已达110多万人。有观点认为,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有法可依;也有人认为面临法律障碍,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香港多名法律界人士一致认为,梁颂恒、游蕙祯二人的言行属于故意拒绝或忽略宣誓内容,依照法例,他们已即时丧失议员资格。有学者明确指出,不可再给二人再次宣誓的机会,否则就是纵容违法行为,严重损害国家形象和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权威。香港法律界也促请香港政府宣布取消梁、游的就任资格,并要求律政司追究二人涉虚假声明的责任。上述现象反映了香港各界正义人士的心声,也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梁颂恒、游蕙祯因为宣誓时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本身就没有把基于基本法规定的程序当选立法会议员当回事,完全是投机取巧、滥用民意,触犯了“民主制度不可能允许反民主的势力存在”的现代民主原则,尤其是背离了现代法治原则的基本要求。一个否定基本法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再用基本法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不能只要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不履行基本法规定的义务,更不能把基本法所规定的民主选举程序作为追逐个人目的、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工具,视基本法为儿戏,把体现对基本法忠诚之意的任职宣誓当成小孩子之间“过家家”,这种藐视基本法的违法行径绝对不能允许其存在,否则就构成了对基本法顺利实施的巨大威胁。  记者:事件发生后,香港特首梁振英提请司法复核,要求法院裁决,禁止梁、游两人重新宣誓。有人认为这是特区贯彻落实基本法和法治精神的一次重大体现,也有反对派议员指责此举是行政干预立法,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律政司提出司法复核及禁制令紧急申请,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政府的做法十分正确,绝非行政干预立法或践踏三权分立。特首并非以行政机关首长的身份提出申请,而是以特区首长的身份提出,其宪制地位超然于香港特区立法会和法院的权力之上。正是根据基本法,特首有权委任法官,亦有权解散立法会,并不能指其干预司法或立法。此外,香港特别行政区还受到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限制,对于涉及国家主权、国家形象、外交和国防等事项,中央可以依法直接行使管治权。  记者: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将于11月3日做出相关裁决。有人认为,两人丧失就任资格应当是必然的裁决结果。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梁、游二人违宪违法,公然鼓吹分裂国家,故意“拒绝和忽略”依法宣誓,两人依法丧失就任资格,这是符合法理和特区法律规定的。梁、游二人违反基本法的主观恶意明显,一旦成为立法会议员,由于其缺少基本的政治品格和道德诚信,加上极端主义立场顽固不化,势必会给基本法的实施造成更大的阻碍,因此,不能从法理上再赋予其宣誓的机会,立法会不能成为宣扬“港独”的平台。  记者: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某些人鼓吹“港独”言论的行为愈演愈烈。这种行为的危害性是什么?严重性如何?  莫纪宏:“港独”目前还没有完全成势,不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但是,香港确实出现了一些危及国家安全的具有高度危险的不法群体和人员。对于这些以搞乱香港和破坏基本法为目的的邪恶势力,中央和港府必须迅速果断地依法予以惩治。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法治秩序和香港同胞的福祉,对于任何鼓吹“港独”言论和从事违反基本法活动的违法势力都要从法律上予以有效的惩治,将各种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否则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就会落空,特区政府也无法依法有效开展治理,香港社会就会陷入混乱,香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就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记者:香港某些人常以所谓“言论自由”为散播“港独”言论的行径辩护,怎样看待这种言论的欺骗性?  莫纪宏:言论自由是现代民主法治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但言论自由也不是绝对的,任何国家都有法律上的界限和限制。言论自由不能危及国家主权、民主秩序,任何社会都不可能保护恐怖主义言论和反民主、反人权的言论,所以,旨在否定基本法、鼓吹香港独立的言论根本不可能得到言论自由的合法性保护。任何对“港独”言论抱有同情或不以为意态度的想法都是有害的,对于一切违背基本法的言行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和警醒,否则,任其肆意蔓延,必然会导致人们价值观的紊乱,使得香港社会陷入严重的社会对立状态。  记者:有声音认为,如果不能在香港特区内处理好梁、游两人议员资格的事,中央应“该出手时就出手”。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这是必需的,因为此番梁颂恒、游蕙祯公然挑战宪法和基本法,违背了议员“爱国爱港”的道德底线,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允许在中国领土上发生。如果在香港特区内不能处理好此事,中央应当果断出手,决不能养痈遗患,必须要将“港独”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人民日报对“港独”议员发声:中央该出手时就出手

左:梁颂恒 右:游蕙祯  宣扬“港独”应被依法惩治——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  日前,香港两名当选议员梁颂恒、游蕙祯就职宣誓时公然宣扬“港独”和夹带侮辱国家、民族言辞一事,严重伤害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和海外华人的感情,激起了社会公愤。本报就此专访了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  记者:日前,中央驻港联络办负责人受访时对个别当选议员的卑劣言行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并指出香港个别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展示有关标语,宣扬“港独”主张,已经严重违反国家宪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有关法律。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相关的法律规定及此类违法行为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  莫纪宏:梁、游二人的言行违宪违法是不争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不得有危害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行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条开宗明义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基本法第四十二条明文规定: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法律的义务。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上述规定,梁颂恒、游蕙祯作为中国籍的当选议员在宣誓时公然挑战基本法及做出有辱国家形象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宪法所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义务,同时也违反了香港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居民应当承担的遵守基本法的义务。  在特区实行的其他法律或法律文书方面,两人涉嫌违反《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根据香港《宣誓及声明条例》第二十一条,议员拒绝或者忽略作出宣誓,则必须离任或被取消就任资格。参选时所签署的法定声明要求参选人申明自己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因此,梁颂恒、游蕙祯宣誓时打出“香港不是中国”标语的行为显然违背了《宣誓及声明条例》和参选时所签署法定声明的要求,完全是出尔反尔、数典忘祖,缺少最基本的道德诚信和政治品格,根本不配出任代表民意的立法会议员。  利用宣誓公开地发表反对宪法和法律的言论,甚至发表或做出侮辱国家的行为和举动,这种行为本身带有主观恶意。与不带有恶意所产生的宣誓瑕疵行为完全不同的是,这种恶劣行径不仅不能给予重新宣誓的机会,而且应当依法剥夺任职资格。  记者:目前,香港各界人士通过发表声明、示威抗议、网上联署等多种方式,要求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互联网上联署要求这两人道歉并辞职的人数已达110多万人。有观点认为,剥夺这两人的议员资格有法可依;也有人认为面临法律障碍,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香港多名法律界人士一致认为,梁颂恒、游蕙祯二人的言行属于故意拒绝或忽略宣誓内容,依照法例,他们已即时丧失议员资格。有学者明确指出,不可再给二人再次宣誓的机会,否则就是纵容违法行为,严重损害国家形象和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权威。香港法律界也促请香港政府宣布取消梁、游的就任资格,并要求律政司追究二人涉虚假声明的责任。上述现象反映了香港各界正义人士的心声,也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梁颂恒、游蕙祯因为宣誓时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本身就没有把基于基本法规定的程序当选立法会议员当回事,完全是投机取巧、滥用民意,触犯了“民主制度不可能允许反民主的势力存在”的现代民主原则,尤其是背离了现代法治原则的基本要求。一个否定基本法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再用基本法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不能只要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不履行基本法规定的义务,更不能把基本法所规定的民主选举程序作为追逐个人目的、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工具,视基本法为儿戏,把体现对基本法忠诚之意的任职宣誓当成小孩子之间“过家家”,这种藐视基本法的违法行径绝对不能允许其存在,否则就构成了对基本法顺利实施的巨大威胁。  记者:事件发生后,香港特首梁振英提请司法复核,要求法院裁决,禁止梁、游两人重新宣誓。有人认为这是特区贯彻落实基本法和法治精神的一次重大体现,也有反对派议员指责此举是行政干预立法,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律政司提出司法复核及禁制令紧急申请,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政府的做法十分正确,绝非行政干预立法或践踏三权分立。特首并非以行政机关首长的身份提出申请,而是以特区首长的身份提出,其宪制地位超然于香港特区立法会和法院的权力之上。正是根据基本法,特首有权委任法官,亦有权解散立法会,并不能指其干预司法或立法。此外,香港特别行政区还受到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限制,对于涉及国家主权、国家形象、外交和国防等事项,中央可以依法直接行使管治权。  记者: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将于11月3日做出相关裁决。有人认为,两人丧失就任资格应当是必然的裁决结果。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梁、游二人违宪违法,公然鼓吹分裂国家,故意“拒绝和忽略”依法宣誓,两人依法丧失就任资格,这是符合法理和特区法律规定的。梁、游二人违反基本法的主观恶意明显,一旦成为立法会议员,由于其缺少基本的政治品格和道德诚信,加上极端主义立场顽固不化,势必会给基本法的实施造成更大的阻碍,因此,不能从法理上再赋予其宣誓的机会,立法会不能成为宣扬“港独”的平台。  记者: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某些人鼓吹“港独”言论的行为愈演愈烈。这种行为的危害性是什么?严重性如何?  莫纪宏:“港独”目前还没有完全成势,不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但是,香港确实出现了一些危及国家安全的具有高度危险的不法群体和人员。对于这些以搞乱香港和破坏基本法为目的的邪恶势力,中央和港府必须迅速果断地依法予以惩治。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法治秩序和香港同胞的福祉,对于任何鼓吹“港独”言论和从事违反基本法活动的违法势力都要从法律上予以有效的惩治,将各种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否则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就会落空,特区政府也无法依法有效开展治理,香港社会就会陷入混乱,香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就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记者:香港某些人常以所谓“言论自由”为散播“港独”言论的行径辩护,怎样看待这种言论的欺骗性?  莫纪宏:言论自由是现代民主法治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但言论自由也不是绝对的,任何国家都有法律上的界限和限制。言论自由不能危及国家主权、民主秩序,任何社会都不可能保护恐怖主义言论和反民主、反人权的言论,所以,旨在否定基本法、鼓吹香港独立的言论根本不可能得到言论自由的合法性保护。任何对“港独”言论抱有同情或不以为意态度的想法都是有害的,对于一切违背基本法的言行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和警醒,否则,任其肆意蔓延,必然会导致人们价值观的紊乱,使得香港社会陷入严重的社会对立状态。  记者:有声音认为,如果不能在香港特区内处理好梁、游两人议员资格的事,中央应“该出手时就出手”。您对此有何看法?  莫纪宏:这是必需的,因为此番梁颂恒、游蕙祯公然挑战宪法和基本法,违背了议员“爱国爱港”的道德底线,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允许在中国领土上发生。如果在香港特区内不能处理好此事,中央应当果断出手,决不能养痈遗患,必须要将“港独”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人民日报对“港独”议员发声:中央该出手时就出手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